当前位置:首页 > 清风文苑 > 正文

【樟廉文化伴我行】——《樟树,我总是与之有缘》

发布时间:2018-07-23   作者:   来源:   浏览次数:

 《樟树,我总是与之有缘》

余小玲(抚州)
 
        童年生活的故乡的村口,有一棵古老的樟树,村民说,那是镇村之树。村人视之为神树,任何人不得毁坏、砍之。有人还将之拜认为“树娘娘”。它长在路塝之上,身子向低处倾斜。粗装的树根已裸露在外,歪倒的树身早已中空,却依然茂盛如伞,浓密如阴。因为有它的庇护,全村百姓上百年在这里生活得安定,健康、祥和。老人们都这样认为。
        后来成家,家庭极为贫困的母亲,咬牙花大价钱让人从深山里背来两棵大樟树,打制成一对木箱,并让漆匠漆上树轮样的花纹,作为嫁妆送给我。几十年过去了,那对樟木箱仍然光鲜、闪亮,香气未减。
        工作后的宿舍前面,也种有几棵樟树。大概是一年四季长绿的缘故,或是取旺盛的生命力来激励大家的拼搏之意,更有甚者能驱蚊避虫之因。“最美不过夕阳红”,不曾想香樟是最好验证,老叶竟比新叶艳,红绿相间,格外艳丽。其实香樟树之所以四季常青,皆是因老叶过于尽责。在新老交替时,新叶刚冒尖,老叶断不肯离去,只有等新叶长大,生机尽露,才潇洒落下。“零落成泥辗作尘,只有香如故”,常以为香樟的香只来自于它的枝,可谁知,其叶子依然散发着淡淡的香味。
        赣地的红土壤,是樟树的天堂,无论走在哪一处的城乡阡陌上,都会与新生或古老的樟树不期而遇。但树龄逾越千年的樟树,如屏障一般地生长着,郁郁葱葱,生机勃勃,唯有水南洲坝上的古樟林。
        来到乐安不下十次,但每次都不忘去古樟林。好像每次来这里,都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我牵引过去。
        走进宏大的古樟群落,树冠相叠,枝柯交错,浓绿如云,树影婆娑。每棵树都有其独特的姿势,或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,或“胸有成竹”,竹樟相依;或“枯木逢春”,不向死神低头,或静若处子,动若脱兔;或风姿绰约,袅袅婷婷;或器宇轩昂,魁梧奔放,或独木成林,或成片成排,……千姿百态,不一而足。
        漫步在水南古樟林,天地间的大美,陡然呈现在眼前。我能体会到古樟寂静的境界,感受其坚韧的力量,心悦诚服地领略它无言的睿智和震撼,因为大智若愚,默默无闻,一位至贤至圣者,不需要用语言证明什么,他宛如一棵千年的古樟树那样,以源源不断的爱与奉献,作为他对生命的诠释和感恩。
听导游介绍说,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牛田乡领导责令乡采购站的工人前来砍一批古樟,用来修乌江河上的木桥。村支部书记曾中秋带领村民极力护树,即使被撤职,即使被开除了党籍,他依然不后悔。他说:“有保护,就会有抗争。因为自己的‘牺牲’,才使得刀下留树。”
        袁绍球,一位普通的百姓,却心怀党恩,坚守红色家风,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感恩党,感恩国家。他悬挂国家领导照片,抄录人大会议精神,自创感恩对联,手写教子家书,自掏腰包修桥……那些张贴在门上的朴实通俗而口语化的对联,便是老人“爱国爱党”“艰苦奋斗”“知恩图报”“孝顺敬老”思想的具体体现。他是无数善良百姓的代表,更是全体党员干部的指南针。
        越过浓密的古樟林旁,只见一片金黄的稻田如一块金色的地毯铺在眼前。稻田中,有人正在帮着正在抢收稻谷。那是一户无劳力的贫困户的责任田。县纪委干部得知情况后,便主动来到他们家,解决实际困难。他们分工合作,割稻的割稻,捧穗的捧穗,扬谷的扬谷。你看,那位纪委同志手捧稻穗,在打谷机的滚轴上左右旋转,左脚有节奏地有力踩踏着,身子也随着上下摇动。此时,打谷机的嘎吱声,稻田里的风声、虫鸣声,组成了一支欢快的乐曲。翠绿的樟树林、金黄的稻田,与纪委同志的身影组成了一副和谐而平静的画面。这画面,昭示着干群一线、干民团结的精神风貌。
        站在那棵千年古樟前,我默默向它致敬。我想,正是因为有樟树的濡染,这个地方的山才青,水才秀,人才杰,地才灵,物质才富饶,人的品格才清廉,百姓的生活才幸福安详。
        在恋恋不舍中,水南古樟林与我们渐行渐远,但樟树的香气依然留在我身上,留在我心底,永不散去。我想,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必将与樟树继续保持着割不舍、扯不断的关系,继续让其生活在我的生活之中,直至生命的终结。
 

Copyright 2009 www.jxlean.gov.cn/lzw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中共乐安县纪委 乐安县监察委员会

顶部 首页 微信二维码 底部

清廉乐安